臣妾要休夫第1章 將軍府的廢柴女

第1章 將軍府的廢柴女

小說:臣妾要休夫 作者:紫菜雞蛋湯 更新時間:2017-02-22 15:47 字數:1587

    “小姐,小姐!不好了……哎喲!”

    冰藍月頭上包著紗布,懶懶的依靠在涼亭里的軟榻上,閉著眼睛小睡,卻被這突兀的聲音吵得皺了皺眉心,閉著眼揉了揉太陽穴,這腦袋從自己穿越過來時就一直很疼,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有什么事情慢慢說,不要那么著急。看你,裙子又弄臟了吧!”冰藍月順手拿起手邊的茶壺為匆匆跑來且一身狼狽的丫鬟春兒倒了一杯水,一邊帶著淡淡笑容嗔怪著。

    春兒愣了愣神,自家的小姐哪怕頭上纏著繃帶都快裹成了包子,那精致的眉眼依舊讓人移不開眼睛,一時間竟然忘了自己應該說什么了。

    “小姐,你真美……”

    冰藍月愣了一下,看著這個十七歲的小丫頭,微微一笑。穿越而來,她睜開眼睛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這個抱著自己痛哭的小丫頭,至今仍然記得她那雙眼睛當時跟核桃似的。

    她現在的名字叫做冰藍月,是世襲一等將軍振威將軍冰恩善的嫡女。

    看了看自己白皙纖細的手指,冰藍月笑了笑,28歲的她如今只是一個16歲的少女,返老還童的滋味還真是好呢。

    上一世她除了讀書就是讀書,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穿越到了這里這段時間她開始反思自己過去的生活,沒有親自為男友做過一次飯,基本上都是用工作餐解決,沒有和他逛過街,不像其它女人那樣打扮自己,她只是為了得到一個個第一而生活。恍然回頭時,她發現自己的上一世是那樣的了無生趣。

    所以,這一世她從白洋變成了冰藍月,就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平靜安逸的度過這一生。

    “你急匆匆的跑過來還摔了一跤是要告訴我什么?”

    冰藍月回神時,身旁的春兒已經喝完了水,用手絹擦了擦自己的嘴,眨著一雙大大的清澈眼睛,圓圓的臉蛋看著十分可愛。

    “小姐,老爺在外面打了敗仗,皇上下旨責問了。”

    春兒攪著手帕,眼睛里全是霧珠,十歲時她就是被抄家賣到了將軍府的,那種顛沛流離的生活讓春兒至今都瑟瑟發抖,如果自己再被轉賣,不知道還能不能遇見像小姐這樣好的主人。

    一個家族的榮辱不僅僅是族人,還有那些跟在他們身旁的一二等丫鬟,這些丫鬟平時過著的日子比稍微富裕一點的平民小姐沒什么兩樣,如果一個家族倒了,她們也擺脫不了被人買賣的命運。

    “責問嗎,我知道了……”

    冰藍月的語氣很淡,平靜的讓一旁著急的春兒瞪大了眼睛,顯得焦躁。

    “小姐,你知道責問是什么意思嗎,就是說我們說不定會被抄家砍腦袋,你一點都不害怕嗎!”

    冰藍月將眸子對上了春兒的眼睛,見到她清澈的眼眸里是那樣的焦急,語氣平靜得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情緒,說道:“怕,我當然怕,可是怕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我們的生死全憑著宮中的那位決定。”

    怕有什么用呢,冰藍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這大腦里還留著以前那個冰藍月的記憶,她的記憶中有母親慈愛的畫面,有被庶女欺負的景象,還有被下人們各種諷刺嘲笑的話語,她就是很害怕,可是卻什么都不做硬是讓自己的妹妹用石頭從后面砸到了腦袋。

    在冰藍月看來怕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哭更加是,何況皇帝只是降旨責問并沒有什么動作,據她的分析皇帝是不會拿冰家如何的。

    五天來她一直在梳理上一個冰藍月留在這具身體里的記憶,對大凌皇朝的政治生活習俗都有了一些了解,加上她在上一世的記憶,對于這些她都是洞若觀火罷了。

    “小姐,如果我們被抄家了,要是被賣到青樓做官妓怎么辦,我怕……我好怕!”春兒靠在冰藍月的軟榻旁哭了起來,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冰藍月看著只能無奈的搖頭。

    “不怕,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會帶著你逃出去,絕不會讓你淪落到那種地方的。”

    冰藍月說得很認真,那股篤定的神色讓哭泣的春兒一下子止住了眼淚,自己的小姐好像有些不一樣了,換做是五天前她們倆應該抱在一起大哭才對。

    “小姐,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們真的可以逃出去嗎?將軍府里內院外院加起來的圍墻就有五圈,你從沒有出過第三道中院的垂花門,我們真的可以出去嗎!”

    “放心吧,我說到的就會做到。”冰藍月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移到了不遠處的假山,冰藍月的記憶大部分都在這個院子里,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她一點都不知道。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